满堂彩

我国政府应对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存在问题的成因分析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 佚名  来源:满堂彩_满堂彩登录网址导航|正规授权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
1076661436

 1、政府人员网络舆情危机意识薄弱

在面对突发性公共事件这种特殊的危机情况时,我国政府官员的警觉性通常较低,对待相关事件的网络舆情危机意识薄弱,所以导致此类事件的应对工作相对敷衍,仍然存在不及时公开相关权威信息的问题。

治理网络舆情需要政府人员具有绝对的危机意识,在应对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危机时,要具有居安思危的精神,要深刻意识到积极应对网络舆情危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舆情爆发之前,要做好相应的预警工作,舆情爆发时,政府人员要积极做好回应工作,舆情爆发后,也要努力做好引导工作。

2016 年的“哈尔滨天价鱼”事件,事件的最开始有一名游客在网络平台对此事件进行爆料,事件中的涉事饭店对相应行为进行否认,哈尔滨当地政府对此事件的应对也缺乏相应的积极性,还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状况就武断否认。政府人员危机意识薄弱,并没有想到事件会发酵并且在网络上爆发,直到负面新闻不断扩张,那位对事件进行爆料的游客开始质疑政府的回应并在网络上引起了舆论的哗然时,政府部门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才向公众承认自己的调查组在工作过程当中存在的失误,并向大众解释了事情的始末和真实的信息,最后也重重处罚了案件涉事饭店。此次事件从头到尾经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反转,到最后无法再转落得实锤时,才平息了风波。从该事件网络舆情发酵的最初,一直到政府部门开始给予重视,一共是十天的时间。网络舆情的发展也是存在阶段性的,在舆情发展的最高点政府才意识到该给公众一个权威的回应,这充分说明了政府人员的危机意识薄弱,忽略了网络舆情带来的消极影响,因此对整个事件的处理也显得十分消极,给社会公共秩序和公共都带来了较为负面的影响。

2 网络舆情监测能力不足

我国政府应对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机制体制尚未健全,网络舆情监测体系还存在一定缺陷与不足,不仅是在系统运行的技术方面,还是专业人员的配备方面,都不够完善。虽然满堂彩国家对网络舆情危机治理越来越重视,但是在实际的操作与执行方面还存在很大的不足,并没有彻底走进互联网的时代。这些不足,当爆发网络舆情时,就会全部彰显出来。回顾“7.23 温州动车事故”,在这样的突发性公共事件面前,相关部门的发言人却使用“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这样的话述来面对媒体的提问。很显然,这样的政府发言人缺少一定的专业素养,对网络舆情演化规律的把握不够明晰,整个舆情事件面前,也让人充分质疑该发言人的能力。政府应对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的能力不足,将会导致在舆情危机面前,政府部门不会运用新技术手段来治理网络舆情,把握不好舆情的演化规律,也不能及时对网络舆情信息进行收集、研判、引导等,这对网络舆情危机的治理是十分不利的。

3、网络舆情相关法律法规满堂彩不健全

良好的制度保障是政府解决和处理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相关问题的最基本先决条件和刚需。尽管我国在逐步加快互联网先关方面的立法工作的进程,但是目前来看,有关网络舆情的相关法律法规体系还是有给有心之人投机的漏洞可钻,因此这个问题应得到更高度的重视。我国虽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类似单项法律法规,但面对复杂的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还是不足应对,仅能起到配合性法律的作用,不能够作为一项独立的法律处理紧急情况。不仅是对于突发事件的危机处理缺乏了健全的法律体系,而且在法律管理方面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一是一些法律的某些条文的实操性的缺乏,尽管在 2004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本意是为电子签名相关行为提供依据,然而大部分内容仅是条款,不能在出现网络舆情时具有指导性作用,提供相关问题的处理办法,规范网络舆情的表达秩序与原则。2017 6 1 日开始实施的《网络安全法》是我国互联网管理的第一部法律制度,该法更偏向于保护国家网络安全的宣导,却在实际管理中没有针对性,不足以网络安全相关等问题的定义性文件。

二是有些立法缺乏足够的权威性,针对网民“言论自由”的相关法律并不少,如2005 年的《互联网新闻信息满堂彩管理规定》,2000 年的《互联网电子公告满堂彩管理规定》,但这些法律本就是部门章程,立法层次低于法律,另外这些规定也没有明确的制定主体,导致当问题发生时却政出多门,在紧急情况下处理反应过长,行动迟缓。随着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的状况越来越多,一些地方政府也开始用规定来约束网民的一些不理性行为,但这些规定并不能具有全国的通用性和实用性,管理范围也十分局限。

4 政府各部门职能分割化严重

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的应对工作涉及多方主体,包括公安部门、宣传部门、新闻办公室、共青团、青年团、教育部门、企业、行业协会以及活动当局。有些政府部门或公务员会存在某些误解,尤其是关于网络舆情的相关工作,一些部门或员工认为他们的工作不会触及网络,甚至有些单位只有内部网络而无法连接到外部网络,所以觉得这些危机和自己无关,危机处理工作也应该是新闻办公室或宣传部门的工作,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互相推诿,做不到齐心协力来应对突发性公共事件的网络舆情,各个职能部门无法良好地统一协作、应对危机。

互联网时代,政府部门的管理协调应该采用扁平化以及网格化的模式,这样更便于各个部门、各个机构进行沟通满堂彩,也能更好地管理网络舆情。可实际上,政府的上下级部门都设立了相关的网络舆情管理机构,制度森严,等级严明,很难在不同等级的部门之间进行交叉合作,部门之间互动性、联动性都较差,沟通协作能力也比较薄弱。“金字塔”形式的管理形式,使得各个监管机构之间的联系不够紧密,也同样缺乏了一些合作共享精神,对于外部的主体价值也不是很重视,排他性过于浓重。这种“金字塔”式的领导模式,导致了政府各部门之间缺乏集体意识,沟通不畅,在突发性公共事件网络舆情的应对工作中,也很难互相衔接得好。同时,各个部门受利益驱动,缺乏共享意识,导致出现网络舆情危机时,相关管理机构也不能够做到充分有效的地沟通以及信息的。高度共享,结果导致对于信息资源的利用率较低。

Tags:

作者: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