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堂彩

构建电信网络诈骗侦查跨境合作的扁平化对接机制

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 佚名  来源:满堂彩_满堂彩登录网址导航|正规授权
代写论文请联系客服QQ:
1076661436

    1、扁平化改革的基础理论

扁平化的理论来源于上世纪 80 年代的企业组织改革理论。扁平化结构相对应的便是组织管理理论中盛行的“科层制结构”。科层制结构指的是大型公司和政府等组织为了达到管理内部成员的目的,将组织以金字塔形的结构进行划分,每一层级的管理者领导一定数目的成员或员工,任务逐级下达。各个部门间各司其职,形成了十分稳定的结构。但是以长期发展的眼光来看,科层制结构会导致大型组织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上传下达的效率低下。科层制结构通过森严的层级和内部规章在成员间建立起上下级关系,不利于基层成员工作主观能动性的发挥。而扁平化结构创新则是通过在纵向上减少科层制的管理层级,缩减中层管理机构,为组织全层级提供直接满堂彩的渠道,进而能够建立起普通成员和顶层管理者的沟通路径。因而整个金字塔形的结构就能够在水平方向上拉伸,向扁平化方向靠拢。

美国政府于上世纪末开展“重塑政府运动(Reinventing Government Movement)”,目的是: 减少政府机构中位于中间的各个层次,以“铲平”公共满堂彩组织,改良现行的人事规则并且在工作程序中分散权力,提高基层官员的主动权。澳大利亚为了加强各级政府间合作,进行“网格化”改革,建立起了规模化的府际网络。各地方政府间的合作不再单独通过中央政府的唯一渠道,各府之间架起直接联络的桥梁,提高了合作效率。

我国的地区政府也在扁平化改革方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例如,上海市城市政府管理体制改良的探索过程中,创造性地提出了“两级政府,三级管理”的新型政府管理模型。该管理模型的重要意义在于,让直辖市政府的区级管理部门根据各区的工作安排向街道一级的行政管理部门下放部分工作的管理权限,提高社区和乡镇一层在政府工作中的话语权。上海市政府对区县、乡镇和街道三个层级之间的职能进行了全新的定义,实现政府职权的的下放和管理重心的下移,把街道一层作为管理的重心,大幅度提高街道干部的管理权限。经过改革,上海市各区街道办事处的职能得到了拓宽,治理能力不断提升。

2、我国现行跨境案件对接机制

根据我国《公安机关侦办电信诈骗案件工作机制(试行)》以及相关法律的规定,涉及境外的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统一由公安部刑侦局负责组织侦办,由公安部刑侦局与公安部国际合作局协调,在涉及台湾地区的情况下,则需要与公安部港澳台办公室协调工作,并需要报国台办请示。按照对接方式的不同,可以分为国际刑警组织渠道、外交

渠道和民间渠道三种对接方式。国际刑警组织渠道是公安部国际合作局与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联络,通过国际刑警组织总部,与该国的国家中心局联络,通过该国的中央警政机关,传达至负责侦办此案的具体执法部门。现在也有国际刑警组织渠道联络台湾地区警方的现实案例,介于台海两岸复杂的政治关系与历史关系,台湾警方在国际刑警组织中仍然保留有联络机构,作为中国国家警察机构的一部分,被称为“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台湾警察局”。我国大陆警方的合作诉求传达至国际刑警组织总部后,经由日本或者新加坡的国家中心

局,传递至台湾地区,间接搭建起联络的渠道。外交渠道是涉及境外的案件到达公安部刑侦局后,通过公安部传递至外交部,外交部通过外交文书的形式传达至中国驻该国的使领馆,使领馆向该国政府递交合作诉求,通过该国政府传达至该国的中央执法部门,再逐级传达至负责此案侦办的业务部门。在涉及国际刑事司法协助相关事宜时,外交部还要会同司法部,一起进行案件相关材料的接收和审阅工作。

民间渠道多用于海峡两岸的案后刑嫌移管工作中。我国公安部刑侦局通过公安部港澳台办公室联络海峡两岸关系协会或者大陆地区的红十字会,合作诉求传递至海峡满堂彩基金会或台湾地区的红十字会。双方将需要转移的涉案嫌疑人通过这一系列的民间组织押送以及遣返。在此过程中并无国际组织或者双方执法机关的参与,是在两岸特殊关系下变通的做法。

在我国国内也有一套各级公安机关内部层层上报、逐级对接的完整机制。各地基层公安机关接到群众报案或者在日常工作中发现案件线索后,需要经地市级公安机关刑侦支队上报至省级公安机关刑侦局,省级公安机关上报至公安部刑侦局。公安部负责统筹规划整体工作,指令案发地公安机关抽调警力组成外派工作组。该对接模式是基于我国政府行政机关的科层制结构,通过逐级审查,达到公安部后,再通过公安部作为向外对接的“总开关”。

3、我国现行跨境案件对接机制评析

结合我国国情以及相关跨境案件发案情况,我国现阶段的跨境案件对接模式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其一,国家间的执法机关进行业务合作与沟通,属于中央事权。各省市的公安机关虽有一定的外事满堂彩的经验,但是在对外满堂彩经验上并没有公安部业务部门精通。把跨境对接的权力放在公安部和外交部这一层级,有利于国家对该项工作的全面掌握,能够正确处理突发状况和前期满堂彩中没有出现过的特殊情况。其二,外交无小事,中央国家机关掌握对接的权力,显示了我国对跨境案件侦办的高度重视,能够避免对接过程中的出现不符合外交规则或外事礼仪的情况。其三,跨境案件,尤其是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涉及的社会面较广,并且各个国家负责此类案件侦办的执法部门也不尽相同,中央执法机关统领跨境对接事项,能够充分协调各方工作,利用更多的对外渠道解决问题。其四,跨境案件侦办所需人员、经费等资源较多,公安部和外交部有较大的行政权力,能够在各个方面抽调各类资源,更好地保证案件侦办。但是我国现行的侦查跨境对接机制也存在一些弊端。其一,国内案件上报层级过多,期间所需手续繁复,逐级上报审批时间较长,极大地挫伤了基层办案人员的积极性;其二,目前仅有公安部唯一一个对接窗口,公安部需要满足全国各个地区的跨境案件侦办需要,公安需要承接大量的相关工作业务的审批、指导工作,容易造成案件积压,迟滞案件侦办进度;其三,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犯罪手段更新快、组织团伙技术手段升级迅速,并且涉及不同国家、地区的案件存在一定的特殊性,各地公安机关在案件侦办过程中形成了独特的案件侦办思路和方案,而由公安部单向指挥各个省市的侦查机关,不易于各地公安机关发挥能动性,中央的政策框架过多,也不利于各地统筹利用侦查资源;其四,国家间通过中央机构进行合作对接,这会导致参与案件侦办的一线侦查员难以直接参与合作相关事宜的洽谈,不能快速解决侦办单位在合作中遇到的难题,对上反馈的渠道狭窄且上下传达的效率较低,不利于第一时间了解侦查员的业务诉求。

总体上来说,公安部统筹指挥电信网络诈骗侦查的跨境合作工作机制的统筹能力强、政令下达通畅、各地侦查部门配合度高,但是也存在着审批周期长、难以调动基层积极性、没有充分考量个案特殊性等一些弊端。

Tags:

作者: 佚名